前言

凌廷堪作。凌廷堪乾隆二十年至嘉慶十四年),字次仲,安徽歙縣人。乾隆五十五年進士。與洪亮吉同出朱文正門。並以宏博見稱於時。官寧國府學教授。博覽強記。貫通群經。而尤深於禮。解音律。由燕樂以通古樂。故所為詞,無不合律。著有《校禮堂集》。
章泂,字甯叔,又字酌亭安徽績溪人。曾祖父、祖父皆行賈於海州板浦場章泂遂生於板浦。他與凌廷堪同年出生,同樣流寓海州板浦而不得占籍,同是幼孤貧。共同的生活遭遇使得他們「交誼最深」。凌廷堪在《章酌亭墓誌銘》中回憶他們年輕時候的交往,倆人因「志趣不殊」而「過從甚密」,經常「縱秋原之獵,出則聯鑣;擷春苑之芳,居恒接席」,「雨昏茅屋,時時躡屐而來;雪壓芸窗,往往披裘而至。」窮愁互答,貧賤相依。為少年摯友,青少年時期建立的深厚感情延續了一生。可惜英年早逝,三十餘歲即病逝。

與章酌亭書

鮑明遠(一)之傷離,驚禽夜起﹔江文通(二)之惜別,征馬寒鳴。以彼托興篇章,猶深繾綣,況僕真處此境者哉!別時春草方茁,今兹早梅又華。人去白沙,未逾千里,日躔黃道,已閱一周。撫時望遠,觸緒懷人。脈脈者此衷,綿綿者此意;不能宣之於口,不能喻之於心。乃者學業何似?起居適否?僕思極而夢,夢覺復思,思夢如環,循生迭起。僕況如是,足下自同矣。


爾其宿雨初足,新潮漸長,望盈盈之水,度遲遲之日,柳既黃欲藏雅,麥亦青能覆雉。設與足下,共巾車而熙遊,藉芳徑而眺矚,登曹子桓之廢臺(三),尋謝安石(四)之遺壘(五),致足樂也。至如繁霜侵戶,朗月入樓,庭樹疎而墜葉,風篁淒以成響。客感知己,《九辯》(六)寫真情;臣(七)思美人,《四愁》(八)寄其慨。設與足下,踐對牀之舊約,尋促膝之古歡,開樽以永今夕,撫劍而論往代,中宵屈指,則又唾壼欲碎矣。嗟乎!人生值嘉辰,逢勝地,羈棲乏侶,索處鮮儔,雖平生邂逅之交,疇昔諧談之客,猶且念之不置者,人之情也,況僕於足下乎!


近者南雪在地,北風滿天,平原之枯草如沙,大澤之濃雲似幕,長江墨色,斷雁呼羣,遠岫蒼然,妖狐嘯侶。又安得與足下臂俊鶻,馳怒馬,神珠應手,烏號掛腰,披紫綺之裘,飲黃麞之血,屠門大嚼,聊快人意乎!夫寄身造化之內,托跡形骸之中,而欲淡焉接物,境過輒忘,自匪漆園(九)之夷曠,桑門(十)之覺悟,竊恐未易臻此也。


尚記乙未之年,建亥之月,與足下躡郁洲別峰,躋蒼梧支麓,右瞻廣隰,左望遠海,暮色赴山,紫翠交暎。足下凝睇久之,謂僕曰:「垂髫徵逐,昕夕聚首,乘興偕遊,似無足異,別後思之,當復黯然耳。」事更五載,天各一方,回憶斯言,非深於情者不能道也。


寄來近詩,語長心摯,把玩吟諷,如親顏色。冬間北返,良晤非遙。伏惟珍重。廷堪頓首。


註釋

(一)鮑照(約415年至466年)南朝文學家,與顏延之謝靈運合稱「元嘉三大家」。字明遠東海(今山東省臨沂市蘭陵縣南橋鎮)人,久居建康(今南京)。家世貧寒,臨海劉子頊荊州時,任前軍參軍。劉子頊作亂,為亂兵所殺。他長於樂府詩,其七言詩對代詩歌的發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。

(二)江淹(444至505),字文通濟陽考城(今河南蘭考縣)人。少孤貧,後任中書侍郎,天監元年爲散騎常侍左衛將軍,封臨沮縣伯,遷金紫光祿大夫,封醴陵侯,曆仕三代。少年時以文章著名,晚年才思減退,傳爲夢中還郭璞五色筆,爾後作詩,遂無美句,世稱「江郎才盡」。詩善刻畫模擬,小賦遣詞精工,尤以别賦、恨賦膾炙人口。

(三)曹操銅雀臺,命四子各作賦以紀。魏文帝曹丕(187-226),字子桓朝開國皇帝。公元220-226年在位,廟號高祖,諡爲文皇帝沛國譙(今安徽省亳州市)人,魏武帝曹操武宣卞皇后的長子。由於文學方面的成就而與其父曹操、其弟曹植並稱爲「三曹」。

(四)謝安(320年-385年),字安石,號東山浙江紹興人,祖籍陳郡陽夏(今河南太康)。歷任吳興太守、侍中兼吏部尚書兼中護軍、尚書僕射兼領吏部加後將軍、揚州刺史兼中書監兼錄尚書事、都督五州、幽州國諸軍事兼假節、太保兼都督十五州軍事兼衛將軍等職,死後追封太傅兼廬陵郡公。世稱謝太傅謝安石謝相謝公。被後世人視爲良相的代表,高潔的典範。

(五)太元八年(383年),前秦苻堅南下欲滅東晉謝安以征討大將軍负责军事,派谢石谢玄谢琰桓伊等率兵八萬抵御,最終贏得勝利。

(六)《九辯》,《楚辭》篇名,是一首感情深摯的長篇抒情詩,共有250多句。王逸定為宋玉作。《九辯》是一篇優秀的抒情長詩。王逸在《楚辭章句•九辯序》中說:“宋玉屈原弟子也。閔惜其師忠而放逐,故作《九辯》以述其志。”《九辯》主要「抒發自己落拓不偶的悲愁和不平,在一定程度上也揭露和批判了當時社會的黑暗」。

(七)張衡(前76-前39),字平子南陽西鄂人(今河南省南陽縣北)人。東漢安帝時爲太史令,顺帝朝遷侍中,出爲河間王相,後征拜尚書。卒年六十二。他是當時著名的文學家和科學家,既是《二京賦》的作者又是渾天儀和候風地動儀的發明人。

(八)據《文選》,張衡目睹東漢朝政日壞,天下凋敝,而自己雖有濟世之志,希望能以其才能報效君主,卻又憂懼群小用讒,因而鬱鬱,遂作《四愁詩》以瀉情懷,詩中以美人比君子,以珍寶比仁義,以水深等比小人,皆准於屈原之遺義。

(九)《史记》卷六十三《老子列传附莊周传》:「莊子者,人也,名尝为蒙漆园吏。」

(十)桑門,指佛教僧侶。「沙門」的異譯。《後漢書·楚王英傳》:「其還贖,以助伊蒲塞桑門之盛饌。」李賢注:「桑門,即沙門。」